环球时代报道

芬兰教中国怎么教改

作者Asa Butcher

2016/08/29

 

谈到优质学校和怎样培养学生的时候,芬兰的教育体系俨然已经成为了一块“试金石”。今年,针对基础教育的新核心课程开始在芬兰全国范围内推广实施,与此同时也吸引了拥有世界上最庞大教育体系的国家——中国的进一步关注。

为探求芬兰学校体系怎样才能帮助地球上五分之一的人口改良教育,由骨干教师、教育精英组成的中国教育代表团于8月份参加了在芬兰坦佩雷市举办的第二届中芬基础教育高峰论坛。

本届论坛由芬中教育协会主办。协会副主席Pekka Pellinen表示,不管是论坛本身还是中芬之间这样的教育合作关系,都可以实现双赢,让两个国家相互交流思想,开展对话,分享彼此的经验。

 

个体发展

“我们知道,芬兰在教育学生方面表现非常突出,不只体现在学习上,更体现在对各种素养与能力的培养上,所以我们也在努力把我们的教育朝同样的方向进行变革。”北京师范大学合作办学处副主任罗丽这样说道。

“在芬兰,很强调平等,意思是说每一个学生都可以接受好的教育。他们还注重个体发展,以免有些学生在某些科目上学习有困难……在中国我们也希望能做到这样——确保每个孩子都能得到充分的发展。”她接着说。

在中国经济不太发达的地区,尤其是农村,学校总要为开设足够的课程并招到足够的老师教授这些课程而煞费苦心。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努力落实和完成国家政府部门规定的必修课程,罗丽副主任介绍到。

“他们没有多少自主权来管理学校,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足够的能力进行自主管理。所以,我们想中国能更普遍规模地实现教育的公平性——就像芬兰现在这样。”

芬兰的教育体系以国家、地方和学校三个层面为基础实施操作,中国对此已经做了相应的研究。罗副主任说,尽管他们也在用这个方法进行探索,但还是想要探究一下芬兰到底是怎样成功的,到底怎样才能将芬兰的成功经验应用到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庞大的教育体制中。

 

信任与提高自主性

“芬兰教育体系的关键词之一就是信任。”罗副主任强调说,“每个老师都接受过严格的专业教育,都是这一行的专家。当涉及到怎么教课,怎么管理学校的时候,他们还拥有比较大的自主权。”

来自中国西南直辖市重庆的重庆市教育学会副会长、重庆市人民小学校长杨浪浪,也同样强调了对自主权的需求。“在我们的体制中,不仅有政府负责监督管理学校,还有其他一些第三方因素会影响学校的管理工作,比如对学校进行测评。”她解释说。 

这种监督仍然是必要的,杨浪浪校长觉得,应该根据个人的能力,给予一部分校长一定的自主空间,以便把学校办得更好。“事实上,我们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正在借助改革向前推进,设计更加理想的教育体系,让我们的孩子能人人受益。” 

目前,回到前面罗丽副主任所说的,中国有很多老师并不具备足够的专业资格,这正是教师培训项目意在提升和改进的地方。“我们希望教育能成为社会上十分受人尊重的职业,这样就可以吸引最有才干的人加入我们教师队伍。我们也希望能进一步完善个体发展,这会有利于学生成长为更优秀的人。”罗副主任回应道。

 

芬兰也可以向中国学习

鉴于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已经转变成为了全球经济大国之一,其中20多座城市甚至远远超过了芬兰全国的总人口540万,这就让人不禁好奇:关于教育,其他国家能跟中国学到些什么呢?

刘希娅,重庆市九龙坡区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兼重庆市九龙坡区谢家湾小学校长,听到这个问题时忽然笑了起来,坦言自己还是头一次被问到中国教育有哪些是值得芬兰借鉴的。

“我们很多老师经常加班加点,甚至连假期都没有,所以当我听说芬兰老师不用加班,而且还有假期的时候,我就想他们还是有一些东西可以跟我们学的。”说完这句,刘校长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谢家湾,一所用于教育研究与实验的示范性小学,共有5000余名学生,这就让刘校长想到,芬兰老师可以学习如何针对“大班额”实施教学和管理。她推测,中国学生良好的纪律性会使“大班额”管理容易得多。

杨浪浪校长则指出,有效的教学手段可以帮助学生在短时间内学到更多的东西,比如几千年的中国历史和文化。她接着称赞了中国教育者一往无前的决心,特别是那些尽管面临着很多艰难、挑战、困境,却仍不懈努力工作着的农村教师们。 

“在芬兰,老师们的工作环境和条件要优越得多,所以或许他们可以跟中国老师学习如何激励自己和他人,不畏险阻,勇于开拓,对教育始终保持一份激情。”杨校长总结道。

 

未来人才

中国和芬兰在教育上有很多地方都不谋而合,而且这种比照可能只会越来越多。中国的教育工作者一心要实现教育平等与高质量的发展目标,不过同时也认识到这样一个大国因此要面临怎样的压力。

 

“我们正面临很多压力,但是社会各方——家长、学校、政府、学生——都在共同努力,齐心协力想把教育办好。实际上,我们团结协作就像一支团队。因为我们都有这种精神,都希望中国教育能越办越好。”北师大的罗丽副主任兴奋地说。

改进教育、展望未来,也同样是芬兰的前景目标。“周围的世界在不断变化,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掌握新的技能。比如,科技正日新月异,那我们现在就不能还用10年前用过的模式了。我们必须跟上世界发展的步伐。”芬中教育协会副主席Pekka Pellinen如是说。

最新例证便是芬兰针对基础教育颁布的新核心课程,其中特别突出了信息和通信技术(ICT)的地位。新核心课程于今年秋季开始推行,罗丽副主任表示她会持续关注此事,看看芬兰学生是否能从新变革中受益,而中国又能怎样有所借鉴,并进行本土化改造。

“芬兰一直鼓励学生创新思维,发挥创造力。中国呢,从另一方面来讲,我们的知识基础是十分扎实的。”罗丽副主任在总结之前解释说,“如果能把这两部分结合到一处,那我们肯定可以为未来培养出更加优秀的人才。”

 

 原文如下

 

JoomShaper